Followers

Google+ Followers

Labels

Monday, April 6, 2015

Mandarin -- 宇宙意识 20150329 德国之翼的坠毁-Ⅰ‍



宇宙意识 20150329 德国之翼的坠毁-Ⅰ

Brian:宇宙意识称德国之翼的坠毁为一个假旗事件。这是一个吸引人的官方解构故事。一如既往,请使用你的判断力
宇宙意识可供你使用,请继续
谢谢,欢迎意识在今天与我们在一起。Will Berlinghof是信息的声音,Joan Mills是发问者和增幅器。光的法则,爱的法则,统一的法则,感恩的法则被调用。你们是否有一个敞开的信息或任何的事件想要在此刻谈论的?谢谢
这个意识确实想要谈谈德国之翼空难的问题。因为一个成员对此有着一个问题,许多其他人也想知道这个坠毁的含义,这个意识会直接指向成员的问题
谢谢。问题来自Bojo。他写了篇关于德国之翼坠毁的文章,他写道“没人提到两架军用飞机护送它下来,在它坠毁后离开。飞机被远程遥控,让飞行员无助,撞向山峰,9/11的飞机也是一样。波音移除了这个系统但空客A320依旧把它作为设备的一部分。”你们对此的看法是什么?


最近确实有着指控,有两家军用飞机某种程度上牵涉进这个坠毁中,看似接管了它或至少,在某种程度上参与其中,这个坠毁并不是看上去的那样。当然,没有官方的确认,在德国之翼的附近有着两架其他的飞机,或者陪伴着它直到撞毁,然后离开
这个意识说这个问题上确实有着一些东西。这个因素不会被任何的官员轻易地承认,因为如果这么做会有问题的产生,关于为什么会坠毁,现在责任被推卸给德国副驾驶身上。他很沮丧,想自杀,锁上了门不让驾驶员进入,同时接管飞机,撞向山峰 
这是官方的说法。而不是有着两架飞机,军用飞机,这个意识会说虽然说法是有着军用飞机,这个意识看来并不是真正的军用飞机,而是被拥有这个技术的人派遣的飞机,秘密地。这些类似的飞机也涉及其他的事件,比如一年前失踪的马来西亚班机。它们严格来说并不是军用飞机,替一个国家的军队做事,而是这些先进的飞机以前就被使用过
但这个意识在这个问题上分心,因为它希望继续讨论已经发布的理由,这个意识会说:这是古怪的,这个说法在坠机后不到48小时就被发布,被释放到纽约时报上,然后法国官方公诉人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宣布 
这是前所未有的。这个意识认为如此坠机的实际原因被这么快地给出是不正常的。因此,我们必须问自己“为什么这个说法这么快就出来了,把责任推卸到德国副驾驶身上,说他精神有问题并想自杀?”这肯定引起了世界的关注,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了“官方的说法”,德国副驾驶自杀,不应该上飞机,他在自己的训练中休息了六年,肯定表明他心理上是有问题的。这个人被当成了替罪羊,Andreas Lubitz,最终的名字,姓氏看不大清楚,德国副驾驶被当成了替罪羊,被责怪,这样就不用深入去看,是德国副驾驶干的
许多人不会向任何其他的解释敞开,因为官方已经做出了说法。但再次地,这个意识说这是前所未有的,坠机原因的发布速度。在正常的调查中,即使有着对行动原因的怀疑,官方如此快地做出猜疑然后如此快速地发布是不正常的。根据这一点,根据这个说法如此快速地出现官方的版本,我们必须问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他们会如此快速地放出这样一个说法?

这个意识说这是一个“假旗”事件,它被操纵,正如大多数假旗被操纵的,看似这就是原因,没有必要深入去看,没有必要进一步地提问。很明确,是Andreas Lubitz故意坠毁了飞机,连他本人带上149名乘客
这个事件比起初看上去的在背后有着更多东西。当然有着16名学生和他们的老师,两个歌剧歌手,克罗地亚的广播员,无论他们来自哪里,不同的乘客被注意到,因如此悲剧的同情效果。但这个意识说飞机上有一个人…这个意识仔细地选择它的词汇,很重要,持有着特定的信息,释放这个信息会对特定的精英和国家比如美国造成巨大的伤害 
这个人才是真正的目标。不清楚飞机是否在坠毁中被摧毁,去杀害,刺杀一个或两个甚至几个机上的人员,会对掌权者制造麻烦的,比如美国或英国这样的国家,看似有一个乘客持有特定的信息,看似有着怀疑,这个人已准备释放这个信息,会让掌权者,美国,它的计划和秘密行动很尴尬。因此有必要除掉这个人,他的名字没有被官方公布,因此没有被公众产生兴趣,就像那些被宣布的,比如孩子们,16名来自德国的学生,歌剧歌手等等 
这个意识还会说当这样的事件发生,往往有多个原因。这个意识已经泄漏过和分享过,看似至少有一个人对特定的官员,掌权者产生了威胁,需要被除掉,但还有着另一个原因来针对这架德国客机,汉莎航空的子公司,德国之翼。这是发送给默克尔总理,德国领导人的一个信息
近期德国在考虑离开西方联盟,美国和英国的权力团体,它想靠向俄罗斯。它想加入金砖四国的银行,离开寡头政治的力量,被控制了如此长时间,想与这些新兴的国家对齐,尤其是俄罗斯和中国
这个意识确实说摧毁德国飞机的是一个跨越默克尔船只的射击。这意在于发送一个非常明确的信息“我们可以接管,我们可以摧毁你的飞机,即使是你乘坐的,如果你不遵守,如果你不合作”。这个信息没有在默克尔或任何其他欧盟领导人(正在考虑的)那里丢失,正如法国也在考虑,与俄罗斯和中国建立更强力的连接。因此这是一个对法国,德国,尤其德国领导人的警告。

就实际事件本身而言,就指控德国副驾驶独自为这个事件负责而言---他精神有问题,他想自杀,他要把整架飞机拉去陪葬---当正视它是一个谬论。这个人没有迹象表明他精神有问题,一心求死,当然,还有通过新闻报道的印象,他确实处于这样的状态。

但现在大量的信息被快速地释放,看似就是如此。甚至有报道说,在调查他家的时候,发现了一些证据,包括一封他写的信,被撕碎扔到了垃圾桶。这个意识请求阅读这样报道的人不要跃入确信,只是因为CNN报道了它,或其他新闻网报道了它;去询问问题 
就像这个意识已经陈述的,这是一个假旗事件。那些当权者的目标和目标,除了把信息发送给默克尔,就是第一时间控制飞机并坠毁它,展示他们可以接管一架飞机,还有进一步在公众的头脑中创造,操纵公众的头脑,当新闻报道,相信它是100%正确的。这个意识说不是100%。这是操纵,这是传道,这是控制群众的头脑,当面对这些报道,变得中立,变成这些事件的观察者,这样你就可以自己做出判断
在未来几天意识到这些,随着更多的报道出来,关于副驾驶的。意识到有着隐藏的议程,不要轻易相信电视或报纸上的报道,毕竟,“他们”不会向不够好的人撒谎
此刻有着许多假旗事件被执行。此刻很重要处于中立,成为观察者,询问问题,这样你就可以看到所呈现的,而不会被欺骗,不会在一定层面上糊涂
如果一个人能够去问问题,保持中立,成为观察者,那么当其他的假旗发生,会变得很明显。这个特别的假旗并不那么明显,因为它不包含圣战恐怖主义的元素。这似乎是一个精神不正常的人干的,当然有着对这样的人做出这样的行为的震惊,谋杀了149个人,包括婴儿和孩子。这弄晕了头脑,这弄晕了大多数人慈悲的心,大多数人想要答案,为什么这会发生,然后他们被强行喂养原因:一个单独的歹徒,一个单独的个体执行了这个攻击,因此不需要进一步地去看,如果一个人接纳这是真理。但在这样的情况下它肯定不是真理
当事件被称为一个个体疯狂的行为,有着其他人参与袭击这架飞机以及驾驶员的行动。这个意识确实一开始确认有着两架飞机,与德国之翼一同飞行。这两架飞机有科技可以让副驾驶按某种方式行为。这个意识会清晰地说:这就是精神控制,从与德国班机一同飞行的两架飞机中启动。这个科技被用来中立化副驾驶,如果你愿意这么说,不会杀死他而是拿走他思考问题的能力,让他进入操控模式,那些控制的人意图摧毁飞机,除掉机上有问题之人和对他们产生危险之人,发送给默克尔和其他欧盟领导人明确的信息,不要妨碍当权者并在人类集体头脑中创造一个反应来应对此类的事件 
当使用那个科技,在驾驶员离开座舱的时候发生了什么,策略,如果你愿意这么说,让副驾驶进入无脑的控制状态。他,副驾驶起来,锁上舱门。他实际上不用起来,看上去他按下了按钮把舱门锁上了,这样驾驶员无法进入,然后解除会让飞机在水平面上飞行的高度控制,这样它就开始下坠,他就坐在那里。报道上可以听到他的呼吸,但没有话语和评论。这是因为,在某种方式上说,他被控制了,他被约束了。他无法作为一个理性的人思考,成为了一个认为自己依旧在飞行的空白之人,没有认识到他做错了什么,即使舱门被撞击,驾驶员在大喊。这个意识说Andreas Lubitz,德国副驾驶认为他正确地飞行着,没有看到他被控制了,在不恰当的时间激活了下降的协议
他完全地没有意识,他做了什么,在他的感知中可以被称为催眠状态,处于幻觉中,认为他正确地飞行着。他也被阻止听到他人的声音。他只是处于这个催眠状态,认为自己在开飞机。这个意识并不认为这是副驾驶故意的行为坠毁飞机,害死自己和整个飞机的乘客 
当然,这个意识知道这里所说的备受争议,与此刻呈现的证据相驳。这是每个人的选择去做出自己的决定关于发生了什么。一个人可以相信如此快速的报道,如此快速地责怪副驾驶是真相,没有质疑的理由,因为公职官员干嘛要向公众撒谎?肯定如报道的那样,这个人自杀,因此评判一个他们未知的人。
就这样接纳所给出的报道,那些当局的声明隐藏着危险---我们被教导他们是诚实的,永远不会向人民撒谎。但在近期,由于从2015年开始发生了许多假旗事件,很明显许多的谎言发生,许多的掩饰发生,这只是另一个掩饰,欺骗和假旗事件。但取决于每个人去做出自己的决定
在未来的几天和几周更多的信息会通过各种网络源头呈现。再次地这是任何调查此事之人的责任去决定谁在述说真相,真相到底是什么
这个意识说此次的空难和它的解释,责怪于替罪羊/副驾驶是典型的欺骗,意在于让一个人远离可能的真相,去相信幻觉和掩饰。在过去这已经做过了很多次,这是另一个例子,对那些失去生命的人来说一个悲惨的例子,对这个无辜的副驾驶---被当成了替罪羊---来说一个悲剧。再次,许多人不会相信这个意识在今天所说的,他们宁可相信CNN和官员的声明
但这个意识请求你们去问一个简单的问题:为什么这个信息如此快地就出来了,跟平常的收集证据并不会如此快速地发布声明政策完全不一样?看看已经呈现的信息,询问:谁最有利?谁有优势?记住总是有着那些可以从这样的事件中受益的人,通常是那些控制事件并报道事件的人;报道证据,实际上只是一个掩饰
这个悲惨的事件,是一个掩饰,一个假旗事件,背后有着不同的动机,比起媒体所报道的,会被掩盖,因此查看这些信息之人的责任就是内化这些信息,变得中立,成为观察者,询问问题,愿意从不同的角度去看
此刻完成了对德国之翼问题的回复,飞机非常不幸地被用来实现其他的目标,到目前为止移除了正常个体的思考方式,公众理解这些问题的方式,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难以置信的,飞机被用作这样的用途,150个人就这样被屠杀,只是为了符合少数人的优先级和需求
但回过头来,这难道不总是如此吗?是时候在质疑的方式中,在成为观察者的方式中,在明白所谓的真相并不总是问题和情况的真相中自由自己
这个意识把它的能量发送给那些在这件事中失去生命的人。发送给那些因为这个事件痛苦的人,发送给试图明白这个事件的人,认为并未如表面上看上去那样但不明白到底有什么的人。就此完结对这个问题的回复
谢谢。有着一个观察,真的很伤心和可怜,他们必须通过他们在CNN以及其他地方所说的污蔑副驾驶和驾驶员的名声。这真的很悲伤。你知道他们的家人就算没有这件事也有很多东西要应付 
这不仅是悲伤的,还是犯罪。但也是这些人运作的方式。找个替罪羊是标准程序,必须有人可以责怪,这样关注可以离开真正的原因或可能性的真正原因,典型。舞台魔术师经常这样做,把关注误导到左手而右手在做需要做的来完成戏法,来弄反观察者的头脑,观众们认为他们看到了左手的行动但实际上他们被分心无法看到右手在干嘛
这是典型和基本的假旗操作,意在于误导和愚弄并不受尊重的人。这个意识说的是人类自身,地球人,被认为是傻瓜,不值得任何的同情或关心,只是用来满足当权者,精英,阴谋集团,那些被惯和感到自己最重要,其他人不重要的人的所需。这包括驾驶员,声誉被破坏,变成替罪羊,因为对他们的控告他们无法辩护。副驾驶无法为自己辩护,世界会认为他是疯子,犯下了这个集体屠杀。但再次这是那些使用这些事件,这些替罪羊,这些受害者来实现自身的目标之人典型的手段
这个意识提供了一些无法理解,没有报道事物的信息。这取决于每个人去清晰地看,这些人如何地上演自己的把戏,他们如何夺走别人的声誉并遗弃,他们如何夺走生命,一路上毁灭成千上万的人,对他们来说都不重要。如果重要那这些事件就不会发生
在他们的思考方式中,奴隶,劳工就是人类,归属他们,要做他们吩咐去做的。不会去考虑人类生命的圣洁和神圣。他们视人类为牲畜,随意屠杀,随意使用。一些人的遗弃对他们来说没有意义,就像夺走生命,成千上万的生命,也是没意义的。唯一的意义就是“这会促进和推动议程吗?这会分心和把关注转向他处吗?这会让那些他们希望发送信息的人收到信息吗?”
这些是会牺牲如此多生命之人的考虑,这些人已经这样做成千上万年了。一个或两个人的声誉他们自然不会重视
这个意识请问提问者是否有任何进一步的问题
没有,关于精神控制的两个问题,驾驶员事实上被锁在了机舱外,已经说了---我不知道你是否想覆盖最后一个
驾驶员确实被锁在了外面。副驾驶一旦被控制,如果你愿意这么说,一旦被催眠,进入出神的状态,把驾驶员锁在了外面。在机舱中有着机制,按钮可以锁上门,被按下,这个被控制的副驾驶被利用。但他没有意识到自己被编程去做这些。好像他的头脑看到了其他的现实 
这就像舞台催眠,可以催眠他们的目标,这样目标会认为在做这个或看到那个。没有催眠的其他人,明白这是一个简单的控制,目标视为了现实,他们可以看到这些。他们可以嘲笑,因为这在愉悦的方式中被使用,但在更黑暗,更严肃的方式中,当潜意识被催眠,当先进的科技在这个情况中使用,出神的个体,在这个催眠状态中的人会相信他们做着正确的事情
副驾驶相信他正常和正确地飞行着,但他被控制了,如果你愿意这么说,这些通过与德国之翼一同飞机之上的科技被发送给他。在深度的精神状态,Andreas,副驾驶,感到和认为并相信正常地飞行着。为此,这个意识必须说清楚,如他被教导如何飞行的方式中 
他在那时收到的指令就是违反他的飞行指令,他的训练,只是因为他被控制了,所以做了这些事,而没有认识到或明白他在做,而是认为他在开飞机并做着调整。在他的头脑中,意识中,他正确地开着飞机。他听不到门外的驾驶员想要进入机舱。这被阻挡了,这样他就听不到,他执行着他被告知的。他没有犯下大规模的屠杀,他只是如他被教导地开着飞机,他认为这就他在做的。其实他没有做他认为自己在做的,而是开始导致飞机下坠,他没有感知到或明白他在这样做
没错。如果真相大白,要向两个家庭大大地道歉,这肯定不是他们的错
但还有向机上所有受害者道歉
是的,他们肯定会被包括
还有最近巴黎的假旗事件中被杀害的人或在澳大利亚和加拿大,以及911的受害者。因少数人隐藏的议程发起的战争中所有的受害者。
当然,那些家庭看到自己心爱的人这样地被指控,尤其是副驾驶,这是悲惨的,但这就是那些人数千年来的形式方式,对他们的替罪羊,受害者,利用上千年的人
是的,这是悲惨的,德国副驾驶的家人所要承担的负担,他们的儿子做出了这样的事情,当他们知道他们的儿子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时。但这是另一个当权者利用人类的例子,以及为了自己的目标,议程如何愿意去牺牲;不是一个,不是几个,不是几百个而是真正成千上万,甚至几百万的人,来实现他们的目标
是的。
这个意识会继续这个话题,但它感到此刻传递地足够多了,因此它建议这个问题现在完结
谢谢。非常感谢信息,这帮助了需要洞察一切

通灵:Will Berlinghof


翻译:Nick Chan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ESOTERIC



SUBTITLES IN ENGLISH, ESPAÑOL, PORTUGUÊS

Click upon the circle after the small square for captions

PRG







Instructions HERE